“我戎装5年,曾经陷害我弟弟的人,你们平静的生活也该再起波澜了”....


来源:今日热点
3月23日
九月初,秋风寒。 枯黄的树叶落在宽厚的肩膀上。 江策矗立在老树下,目光所及之处,是浸梦科技的办公大楼。 “哥,他们联手设计陷害我,我活不下去了。” 两个月前。 浸梦科技资金链断裂,董事长——江陌背负起了十二亿巨额债务,公司被抵押给了天鼎企业何耀龙。 “哥,对不起,弟弟先走一步了。” 深夜十二点,江陌从楼顶一跃而下,当场死亡。 一代商界才俊,就此陨落。 明眼人都看得出来这里面的问题,商场如战场,江陌就是可怜的牺牲品。 冷风中。 江策深吸一口气,仰头看着天空中闪耀的繁星。 “陌,对不起,哥哥回来晚了。” “你放心,所有陷害你的人,哥哥都会让他们给你陪葬。” 过去五年,江策去往战乱的西境当兵。 从小士兵做起,奋勇杀敌、屡获战功,终晋升为一方统帅,成为人人敬仰的修罗战神。 如今,他回来了。 夜幕之中,一个萧瑟的身影从黑暗中走了出来,将一个蓝色的小本子递给了江策。 他是沐阳一,跟随江策出生入死、征战沙场的好兄弟。 “老大,区区蝼蚁,何必您亲自动手?” “只要您下令,我敢保证,三天之内天鼎企业、何耀龙等人,全都会从人间消失。” 江策微微摇头。 “有些事,必须由我亲手了结。” “属下明白了。” 沐阳一略微低头,如一阵风般快速消失,不留丝毫的痕迹。 江策整了整衣衫,朝着不远处浸梦科技大厦走了过去。 在快要进门的时候,一个形容枯槁的老人拎着挎包,佝偻着背缓缓走了出来,迎面撞上了走过来的江策。 “对不起......”老人抬头准备道歉,在看到江策那坚毅的面庞时,眼眶瞬间湿了,“大少爷,你回来了?” “是的,程叔,我回来了。” 程海是浸梦科技的老员工,从小看着江氏兄弟长大,对于江策来说,他不仅仅是公司的一员,更是如同爷爷一般亲切的长辈。 程海看了看江策,又回头看了眼公司大楼,失望之情溢于言表。 “你,回来晚了。” 这时,一个染着一头红发的青年男子嘴里叼着烟走了过来。 “老东西,在那磨蹭什么了?” “让你收拾东西滚蛋没听见吗?” “再不滚,信不信你爹我给你一拳?” 程海连连点头,“是是是,这就走,这就走。” 由于害怕跟心急,程海手里一哆嗦,挎包掉在了地上,里面的东西滚的到处都是。 “嘿,老不死的,你敢弄脏我的地盘?” 红发青年快步走上来,抬脚就朝着程海的肚子上踹了过去。 嘭的一声巨响。 程海完好无损的站在原地,而红发青年却躺在了大门后面五米的地方。 江策伟岸的身影已然挡在了程海的跟前。 “你、你敢打我?” “你知道我是谁吗?” 江策冷眼看着红发青年,上去一脚踩在看何家明脸上。 “你是谁啊?” 程海吓了一跳,赶紧上前拉开江策,惊恐的说道:“大少爷,别冲动。他是公司董事长何耀龙的侄子何家明,我们惹不起,快走吧。” “走?” 何家明站起身来掸了掸衣袖,一挥手,七八个保安冲了出来,将二人团团围住。 “你们以为走得了吗?” 程海吓得手脚哆嗦,赶忙说道:“何经理,真是对不住啊,大少爷他刚回来不懂事,不识您庐山真面目,我在这替他对您说声对不起。” “对不起?”何家明上前轻轻拍了拍程海的脸,“如果说对不起有用的话,还用警察干什么?” “把这个小杂毛,还有那个老东西,都给我弄死。” “不用留手,我给你们担着。” “上!” 几名保安拿着电棍围了上来。 程海急得眼泪都要掉下来了,“大少爷啊,你可算是闯祸了,这可咋办啊?” 江策微微摇头,往前跨了一步,将程海挡在了自己身后。 对于征战沙场的修罗战神来说,区区几个保安,他还没放在眼里。 就在保安们准备一拥而上的时候,忽然,一辆银色的宝马停在了公司大楼外。 车门打开,一名西装革履的男子从车上走了出来。 此人,正是浸梦科技的现任董事长——何耀龙。 “怎么回事?” 保安们一看到何耀龙,全都吓得赶紧立正。 何家明凑过来说道:“二叔,有人闹事儿,我们正打算给他们一点颜色看看。” “哦?谁这么大胆子?” 何耀龙走过来瞅了一眼,乐了。 “哟,这不是江策吗?” “听说你五年前出去当兵,音信全无,怎么突然回来了?” 何耀龙对何家明说道,“这位,就是前任董事长的亲哥哥。” 何家明心中冷笑, 前任董事长,不就是江陌?那个背负十二亿债务,被逼跳楼自杀的废物。 弟弟是废物,哥哥又能好到哪里去? 何耀龙笑呵呵的说道:“大家都不是外人,一场误会罢了,走,一起进去喝两杯。” 他拉着江策就往大厅走。 何家明阴冷的笑着,紧跟其后。 程海担忧的看着江策进去的背影,焦急而又无可奈何,他了解何耀龙这只笑面虎,把江策‘请进去’肯定不会有好事。 “大少爷,你可千万别出事啊。” 公司内,江策跟着何耀龙来到了大厅。 今天是公司年会,所有的员工都盛装出席,人人都珠光宝气、穿金戴银,一股上流人士的模样。 江陌离开人世还不到一个月,他们却早就将其遗忘,甚至还活的有滋有味,无比开心。 何耀龙将江策领上舞台,拍了拍手,示意众人安静。 然后,他对着话筒笑呵呵的说道:“各位同事,请容许我耽误你们一分钟的时间,向你们隆重介绍一下我身边的这位。” “他,就是贪生怕死、窝囊跳楼的前任董事长江陌的哥哥——江策。” 台下众人用一种戏谑的目光看着江策。 何家明乐更是的合不拢嘴,带头叫好。

第二章

舞台上,何耀龙仰着头,用蔑视的目光瞅着江策,他非常喜欢这种将人踩在脚底下的感觉。 然而,江策的脸色却没有丝毫的变化。 何耀龙误以为江策是被吓得不敢说话,挑衅道:“对不起,我这个人就是这么直接,如果有伤害到你脆弱的自尊心,那真是不好意思。” “其实了,你今天干嘛来的,我心里清楚。你不就是想要用弟弟的死来敲诈我一笔钱嘛?” “像你这样的货色,我见的多了。” 何耀龙耸了耸肩,说道:“不过,也不是不可以给你钱。只要你肯当着众人的面,说三声‘江陌死有余辜’,我就答应给你......嗯......五千块钱,成不?” 羞辱。 赤果果的羞辱! 台下爆发出哄堂大笑,每个人都笑的前俯后仰,有的连嘴里的酒水都笑的喷了出来。 但是,面对如此直面的羞辱,却见不到江策有任何愤怒的表情。 如此喜怒不形于色。 要么说明他是个彻头彻尾的废物,唯唯诺诺,不敢说话。 要么,他就是人中龙凤,有着蔑视天下、不动如山的气质。 何耀龙心里有一丝不爽,因为他觉得自己看不透江策。 在众人笑过之后,江策凑到了话筒前。 “现在,轮到我说了。” 他的语气平静,声音低沉,有一种不怒自威的庄严感,让那些笑着的人瞬间闭上了嘴巴,不由自主的看向他。 江策说道:“今天我来这里,是向你们传达一件事。七天内,你们每个人每天去我弟弟的坟前跪上五个小时,赎罪。” 啊? 台下众人面面相觑,都不明白江策什么意思。 “这人疯了吧?说什么蠢话。” “要我们给那个窝囊废下跪?他也配?” “不行了,快乐死我了,这从哪儿冒出来的蠢货,有人管没人管啊?” 江策没有理会台下众人的非议,继续说道:“七天后,凡是没有按照我说的去做的人,都将......” 他将一本蓝色的小本本取了出来,“......都将被记在我的黑名单上。” 噗...... 顿时,现场爆发出哄堂大笑。 “记黑名单?哎哟喂,人家好怕怕哦。” “你咋不说把我们的QQ、微信给拉黑了?哈哈哈哈。” “这脑残,真是有什么样的弟弟就有什么样的哥哥。” 对于江策的‘恐吓’,没有任何一个人放在心上,都在看江策的笑话。 可如果有人了解江策的过去,了解江策修罗战神的意义,就不会这么看了;当你的名字被记在江策的黑名单上,你就可以提前准备棺材了。 江策把蓝色的小本子收了起来。 “记住,你们只有七天的时间。” 说完,他走下舞台,朝着大厅门口的方向走去。 “站住,我允许你走了吗?” 何耀龙淡淡说了一句,立刻,几名保安将门口堵住,不给江策离开的机会。 何耀龙冷冷说道:“你当我这是什么地方,说来就来说走就走?” “我的地盘,可不是什么人都能来放两个屁就走的。” “江策,看在你那死鬼老弟用性命帮我上位的份儿上,我给你一次机会。今天,只要你跪下给我磕头认错,我就允许你......嗯......爬出这个大门。” 何家明带着一群保安围了上来,一个个将电棍掏了出来。 刚刚他就看江策不爽,现在终于可以光明正大的整他了。 “跪下。” “道歉。” “学狗爬出去!” 浸梦科技的员工纷纷吼叫着,迫不及待希望看到江策的表演。 何家明用电棍指着江策,“快点,听到没有?” 江策还是一如既往的保持平静。 外界的纷纷扰扰,根本无法打扰他一丝一毫,他的情绪似乎永远不会受到干扰。 何耀龙不耐烦的说道:“看来,有些人就是不懂什么叫做弱肉强食。他不肯做,就逼着他做!” “是!” 何家明领着保安朝江策走了过去。 三米。 两米。 一米! 就在他们进入江策身边一米范围之内,也看不到江策有何动作,就听到一声巨响,两名保安瞬间飞了出去。 嘭、嘭两声,两名保安重重的摔在地上,口吐鲜血晕死过去。 这...... 现场顿时鸦雀无声。 “刚刚发生了什么?” “不知道,一瞬间两个人就飞了出去,晕死过去。” “变、变魔术吗?” 何家明咽了口唾沫,恐惧感袭上心头。 “这货是怪物吗?” “你们几个,一起上!” 几名保安互相看了一眼,同时冲了上去,拿着电棍朝着江策的头上砸了过去。 江策一挥手,一阵罡风硬生生将几人同时震开。 然后,他猛然抬脚,残影闪过,每个保安的肚子上都中了一脚,砰砰砰砰砰,连续的响声传来,眨眼之间,所有的保安都躺在地上口吐鲜血。 有几个肋骨都断了好几根,躺在地上痛苦挣扎。 再也没有人笑的出来了。 他们开始明白,被这种人记上黑名单的后果会有多严重。 江策走到了何家明的身边,手搭在他的肩膀上,吓得何家明双腿颤抖,当场就跪了下来。 “大哥,我知道错了,你别打我。” “我跟江陌关系可铁了,我们还经常一起喝酒来着。” “策大哥,你就饶了我吧,饶、饶了我。” 江策轻笑一声,手在何家明的肩膀上拍了几下,每一下都吓得何家明一个激灵。 “好好珍惜生命。” 江策转身走向大门,所有人自动让开路,没有一个人敢上去拦阻的。 看到江策离开,何家明长出一口气。 随即,他站起身阴笑道:“江策,今天你没弄死我是你最大的错误,你不会再有下次机会了。” ...... 江策走出大门,程海立刻迎了上去。 “大少爷,你没事吧?” 江策微笑着回答道:“当然没事,我这不好好的出来了吗?” “那就好,那就好。” “程叔,这里不宜久留,你先回去,有空我去找你。” “行,我就先走了,大少爷你多保重。” 程海离开后,江策独自一人来到马路上,一辆黑色的轿跑停在了他的面前。 开门,上车。 沐阳一看了眼车后座的江策,不解问道:“老大,为什么给他们七天时间?以你的能力,今晚就能一个不留,全都做掉。” 江策不答反问:“你知道猫为什么抓老鼠吗?” “吃?” “不。” “猫并不吃老鼠,之所以抓老鼠,是为了享受玩弄老鼠的过程。这期间,老鼠既知道自己肯定会死,又无法从猫的爪下逃跑,求生不得求死不能,苦苦挣扎。” “人,只有在明白自己肯定会死,想尽办法求生,最后发现根本没有生路的时候,才会产生绝望跟痛苦。” “太轻易弄死他们,根本不算惩罚。” “我,要他们绝望。”

第三章

沐阳一轻笑一声,他了解江策想要做什么。 “对了,老大,我刚接到上头的通知。” “说苏杭、芹漠、汇海三个区将会合并,统称为江南区,由您出任总负责人。” “老大,这可是一块肥差啊。” 江策看着窗外,“现在的我,对这些没有兴趣,走吧。” “额,要去哪里?” 江策想了想,“既然都回来了,就回一趟家吧。” 半个小时后,车子缓缓停下。 江策让沐阳一先行离开,自己走进了名苑小区,走向了一栋稍显老旧的叠层别墅。 咚咚咚,他敲了几下门。 “谁呀?” 开门的是一个中年妇人,也是江策的岳母——苏琴,在看到江策之后先是愣了几秒,随后开心的说道:“哟,江策,你什么时候回来的?” “刚回来不久。” “快快快,里边坐。” 弟弟死后,岳母一家成了江策世上唯一的亲属。 苏琴将江策让进屋子,让他坐下,倒了杯水,开心的不得了。 这时,岳父丁启山从里屋走了出来,“谁来啦?” “是江策,江策回来了。” “嗯?” 丁启山很不耐烦的瞪了江策一眼,冷哼一声,悻悻的走到桌边坐下。 “江策,你还有脸回来?” 一句话就让屋子里面的气氛变得紧张、尴尬起来。 “老头子,江策刚回来,你这怎么说话的?” “走开,这里没你说话的份儿,去把梦妍喊下来。” “诶,好。” 丁启山瞪着江策,直接说道:“你弟弟的事我听说了,现在浸梦科技跟你们江家已经没有任何关系了吧?” “是。” “你外出当兵五年,如今回来,可混到一官半职?” 江策耸了耸肩,“算不上什么大官。” “就是没混出来咯?也不奇怪,以你的智商跟身手,能混出来才叫奇怪。” “那你这次回来,打算找份什么工作?” 江策摇了摇头,“暂时还没有打算。” “呵呵。”丁启山气哼哼的说道:“公司没了,当兵也没混出人样,现在连工作都不打算好好找。你啊,跟废物有什么区别?” 正说着,就听到一连串高跟鞋的声音。 一名女子从楼梯上走了下来。 简单的T恤紧贴着身子,将完美的身材尽情展现出来,下身穿着牛仔短裤,修长而白皙的双腿大方的展露着。 鹅蛋脸、高鼻梁,一头乌黑的长发如同瀑布般倾泻而下,披在肩膀上。 倾国倾城,闭月羞花。 “爸、妈,你们喊我?” “嗯,过来坐,江策回来了。” 丁梦妍愣了几秒,看着眼前这个熟悉而陌生的男人,内心五味杂陈。 她跟江策虽然是夫妻,但结婚后不到一个月,江策就去了西境当兵,这一走就是五年,丁梦妍守了五年的活寡。 如今江策回来了,她一时之间竟不知该怎么面对他。 丁启山说道:“江策,你也看到了,我女儿论模样论身材,都是一流的,比电视上的模特还要出色。每天不知道有多少男人上门求亲,但就是因为你,她不得不守活寡!” “爸,干嘛说这个?” 丁启山继续说道:“我跟你爹从小玩到大,老同学老朋友,他一手创建浸梦科技,做的有声有色,我们丁家也是事业上升期。当初我想着强强联合,才将女儿嫁给你。” “现在,你爹失踪,你弟弟自杀,浸梦科技已落入他人之手。而你,五年当兵混日子,一点成绩都没有。如今的你,没钱没势,你自己说,你配得上我女儿吗?” 屋子里面死一般的安静。 每个人的呼吸都很重,没有人说得出一句话。 片刻之后,丁启山说道:“别说我现实,人生就是这么残酷。原本我是打算等你一回来,就让梦妍跟你离婚,但看在我跟你爹几十年交情的份儿上,决定给你一次机会。” “半年,我就给你半年时间。” “如果半年内,你能混出个模样,不求你大富大贵,至少混到个科长、总监什么的,我就还让你当我的女婿。” “否则的话,收拾东西滚蛋吧。” “我说得出做得到。” 丁梦妍跟苏琴的脸色都很难看,她们母女对于江策的恨意其实并没有那么深,江策刚回来就把话说得这么难听,实在叫人为难。 丁启山站起身来,“刚接到通知,我得回部门开会,先走了。” 苏琴问道:“可是待会儿家宴就要开始了,你不去了吗?” 丁启山摇了摇头,“不去了,刚接到消息,苏杭、芹漠、汇海三区合并,要来一位新的领导。我得赶紧回市里部门开会,商量如何迎接新领导。这件事不能有一点差错,这可关系到我们丁家的未来,更关系到我以后在市里能不能爬的更高。” “其他部门的人肯定也盯着这件事,我不能让别人捷足先登。” “老头子那里,就替我解释两句。对了,江策,你既然回来了就跟着梦妍去参加家宴吧,也好长长见识。” 丁启山披上外衣,匆匆离开了家门,去商讨该如何迎接新领导的事情。 屋子里面,苏琴安慰江策:“策啊,你也别太难过,只要你好好努力,启山他就不会说你了。” “知道了,妈。” 随后,江策坐上了丁梦妍的车子,朝着沁源酒店的方向开去。 今天是丁家一年一次家宴的日子,家族里面有头有脸的人都会参加。 一路上,江策侧着头看着窗外的景色,一句话都没有。 他们虽然是夫妻,但真的一点也不熟。 丁梦妍误以为江策还在生气,淡淡说道:“你也不用太伤心,我爸他就那个脾气。其实他说的对,如果你一直这么混下去,你自己觉得合适吗?” “你的年纪也不小了,至今一事无成,你总不能让我们家养你一辈子吧?你还算个男人吗?” 江策依旧无动于衷,脸上的表情没有丝毫变化。 丁梦妍有些生气,叹了口气,“无药可救。” 在快要达到沁园酒店的时候,丁梦妍提醒道:“待会儿进去之后,你少说话。如果有人对你说了难听的话,就笑一笑算了,别太计较,知道了吗?”

下一章

以防后续精彩内容丢失,请您【手机微信扫一扫】关注后继续免费读全篇~高潮不断

阅读 100000+ 58752
精选留言
赵天 36558
关注公众号后,点击第一条欢迎语就可以继续免费阅读,很方便!
17小时前
马上有钱 18689
真的太好看了,跌宕起伏,有意思!
9小时前